您当前的位置:硅谷科技网资讯正文

新冠疫情对海龟保护区的深远影响——喜忧参半

发布时间:2021-05-06 19:50:45 来源:新浪科技
新冠疫情对海龟保护区的深远影响——喜忧参半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6日消息,菲律宾阿波岛依靠旅游业产生的经济效益来拯救当地稀有的海龟,那么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导致菲律宾旅游业停滞时,将会对海龟的命运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在全球海洋资源保护的努力中,菲律宾海域并不是最受关注的,虽然这里拥有数千支海洋物种,生活着大量鱼类、珊瑚和其他海洋生物,但它仍是世界第三大塑料污染国家,其海域塑料垃圾污染令人堪忧。

  然而,濒临灭绝的绿海龟和它的爬行类近亲玳瑁龟在阿波群岛上找到了合适的栖息地,这里为它们提供了天然避难所,该海域位于菲律宾中部,面积172亩,珊瑚礁面积超过247亩,其中15%是海洋保护区。阿波岛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仅维持着数量少而稳定的绿海龟和玳瑁龟种群,而且还是385种以上不同鱼类和7种海豚的家园。

  希康琳达·开普姆是阿波岛景观和海景保护区管理委员会成员之一,她说:“这些海龟大多数是幼龟和半成年龟,它们被该地区发现的翠绿色珊瑚礁所吸引,绿海龟主要以海藻和海绵为食,而玳瑁主要以海绵和无脊椎动物为食,阿波岛属于内格罗群岛,拥有很大面积的珊瑚礁,生活着许多藻类和无脊椎动物,也有海草和珊瑚礁,还有大量来自印度洋、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的海龟物种。”

新冠肺炎对主要依赖旅游业带动经济的阿波岛产生了巨大经济影响

  为了进一步帮助玳瑁龟繁衍后代,希康琳达注意到一个特殊的栖息区。阿波岛的绿海龟数量虽然数量不多,但都健康成长,对于珊瑚礁不再被视为“极好状态”的国家而言,这是一个罕见的成功实例。过去一段时间里,菲律宾海域遭遇了全国大多数地区相同的问题——游客和当地渔民使用传统破坏性方法,对海域生物构成严重威胁,他们使用炸药、氰化物和海底拖网捕鱼,导致鱼类和其他海洋生物数量骤减。

  阿波岛海龟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得益于之前生物学家的成功实验案例,前几年,菲律宾西利曼大学生物学家安吉尔·阿尔卡拉带领研究人员在阿波岛附近启动了一项保护实验,该海域被认为是鲸鲨的天堂,当时阿尔卡拉和同事仅是提出一个海洋保护区概念,留出一部分海域,大约占阿波岛沿线海域的三分之一,并指定禁止渔业捕捞,希望该保护区的鱼类能生长较好,最终鱼类数量向外扩散。

  阿尔卡拉知道这个项目并不容易复制,即使是在最需要进行保护的其它海域。

数十年的捕捞和环境污染已经破坏了海龟的栖息环境

  虽然这个新生的海洋保护区获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但最终该海域的控制权还是回归到当地政府,与此同时,阿尔卡拉和研究同事决定在阿波岛建立一个新的海洋保护区。

  但到这个时候,环保组织的做法已发生了改变,他们的策略是:先让当地渔民从科学角度了解鱼类生存环境,然后让他们相信科学理论,而不是让他们相信科学理论的有效性。西利曼大学研究人员在阿波岛建立海洋保护区之前,首先对当地渔民进行科学知识宣传讲解。

  阿尔卡拉和同事招集了当地渔民,当地大约有500-600名渔民,他们建立合作关系,共同保护和管理目前这片海龟健康生长的阿波岛保护区,他说:“建立‘禁捕区’的最大挑战是说服当地渔民,在珊瑚礁生物最丰富的区域停止捕鱼对渔民受益最大。”

  阿尔卡拉说:“我记得前几年我们在阿波岛开展渔业保护的时候,一些渔民和当地渔村负责人拒绝接受在珊瑚礁最肥沃的区域建立保护区的提议,他们的理由是,如果这里成为禁捕海洋保护区,渔民就不能在这里捕鱼,所以他们建议是在另一个捕鱼效率较低的区域建立避难所,我们的研究团队不得不同意加快建立避难所的进程。”

  事实证明,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阿波岛和菲律宾其他海域受保护珊瑚礁中挣扎的濒危海龟而言是“喜忧参半”。

  尽管他承认,该项目最大的成功是逐渐恢复了阿波岛绿海龟数量,同时当地岛屿居民获得一定的经济效益,但阿尔卡拉非常清楚,这个海洋保护项目并不容易复制,即使在最需要保护的其他沿海区域。他说:“复制阿波岛项目的一个最重要问题是赋予当地渔村部分权限,以便负责管理的工作人员能继续忠于他们保护海洋资源的承诺,这需要当地政府进行组织,但在菲律宾这个国家似乎很难有效实施,因此有必要让社会科学家参与菲律宾的所有海洋保护项目。”

目前菲律宾被认为是全球第三大塑料污染国家,该国海域生态污染令人堪忧

  事实证明,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阿波岛和菲律宾其他海域受保护珊瑚礁中挣扎的濒危海龟而言是“喜忧参半”。克里斯托·戴恩·维拉那达是一处更大面积海洋保护区的负责人,该保护区与阿波岛礁自然公园相隔500公里,位于西民都洛省,她说:“新冠疫情期间,游客数量急剧下降导致旅游收入大幅减少,这种急剧下降反过来又对国家公园的保护预算造成负面影响。这意味着游客减少能降低环境污染,但与此同时却减少了旅游业带来的经济效益。”

  但就在维拉那达担心气候变化对海龟栖息地产生影响时,她说:“我们注意到越来越多的海龟爬到岛屿上,甚至是在新冠肺炎爆发前的游客聚集地,未受干扰的生态系统是海龟数量增多的主要因素之一,同时,我发现在我们的海洋保护区内,以珊瑚为食的冠刺海星数量也减少了,它们是海龟的主要食物之一。”

  阿尔卡拉称,应该需要一种新的方式,让游客到达阿波岛之前进行实名制登记,减少人为活动对海域的污染。

  对于像阿尔卡拉这样的海洋生物学家而言,像阿波岛海景保护区这样的海域,游客减少可能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他们主要担心气候变化引发的旅游业、水污染和台风最终会对生命力脆弱的珊瑚礁海域造成什么影响。阿尔卡拉说:“应该需要一种新的方式,让游客到达阿波岛之前进行实名制登记,减少人为活动对海域的污染,此外,我们还需要关注水污染,这对当地脆弱的海洋生态系统十分重要,这段时间高频台风天气有必要将禁捕区扩大至阿波岛西部,在那里台风可能对珊瑚礁造成的损害最小。”

  但部分专家持较乐观态度,他们认为,有一些物理因素限制了游客出现在阿波岛,最明显的是淡水供应缺乏,此外,一些经验教训已让岛屿居民清醒地认识到,为了让该海域经济和生态继续繁荣,他们需要保持绿色环保、可持续性的生活方式。(叶倾城)

原标题:新冠疫情对海龟保护区的深远影响——喜忧参半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