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硅谷科技网资讯正文

莆田系医院攻占抖音?网友:违规医疗广告在抖音上早就不新鲜

发布时间:2020-07-16 10:01:14

  近日,虎嗅网发布《莆田系攻占抖音快手》一文,详细报道了莆田系医院在抖音平台大肆投放广告,大有燎原之势。

  莆田系医院在国内早已臭名昭著。去年12月,据界面新闻报道,全国各地多起医疗行业涉黑案,均指向“莆田系”。一向以擅长营销著称的莆田系医院,营销套路早已不单单困于式微的图文载体,而是转战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直接投放信息流广告。

  据虎嗅报道,莆田系医院在抖音一般是两种营销方式,一是开设账号做内容运营,拉新意图明显,二是直接进行广告投放。

  以一家主要在河北地区发展的莆田系医院为例,这家医院专门成立了战略文化中心,这一部门主要负责接待病患、运营相关内容平台,其中抖音是主要阵地,视频内容以养生知识为主。

  臭名昭著的莆田系医疗广告为何会频繁出现在抖音信息流里?

  抖音平台审核制度不严无疑是重要原因。事实上,对于入驻或者通过平台向受众传递信息、内容、商品、服务的主体,都应该有基本的审核要求和相应的制度。但是很显然,抖音对违法医疗广告的审核严重缺失,导致诸如莆田系医疗广告在此“兴风作浪”。而且在高额的医疗广告收入面前,向来牟利至上的字节跳动似乎没理由拒绝。

  事实上,踩政策红线发布违规医疗广告对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来说早已是轻车熟路,监管部门多次点名批评、罚款并未终止其为无良医疗机构推送广告、收割用户利益的脚步。

  2018年3月30日,字节跳动出现广告违规问题,当时违规的广告共涉及9家医疗与美容机构。随后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没收广告费,并处广告费用3倍的罚款70余万元。同时,也被责令停止发布违法广告。

  抖音平台由于缺乏严格的审核机制,近年来违规医疗广告坑害用户的案例层出不穷。

  去年11月,据《安徽法制报》报道,肥西县丰乐镇居民吴某某通过抖音认识了一位自称为“医疗专家”的刘某,病没看成反被骗了1700元。据了解,犯罪嫌疑人刘某本是肥西本地农民,在抖音上将其他医生发布的工作视频,配上旁白剪辑后发到了自己账号上,摇身一变成了安徽省立医院的肿瘤科专家,到处招摇撞骗,坑害不少无辜用户。

  去年1月,澎湃新闻指出,抖音上出现数十条儿童服用无限极产品视频,疑似孩子家长在视频中鼓励孩子服用无限极相关产品,称“喝了增健不生病,真棒!”以此为广告噱头在抖音上兜售保健品。但是,通过对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保健品备案信息查询发现,该款“无限极常欣卫口服液”标明不适宜少年儿童食用。让刚出生7天的婴儿试药,商家可谓利欲熏心,而这样的视频竟能顺利通过审核在抖音大肆传播。

  早在2016年11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便曾公开宣称,将放弃医疗广告业务。后来参加央视《对话》栏目,张一鸣强调“头条是不接医疗广告,不接名医院广告……”

  然而据媒体曝光,事实上,医疗广告一直是字节跳动营收的重要版块,此前,就有疑似字节跳动内部员工爆料,字节跳动一年能从医疗广告二跳中获取超过130亿广告费用。被自家员工曝光实在“打脸”。

  当下,网友在今日头条和抖音App上仍然能刷到大量违规甚至违法的医疗广告。莆田系医疗广告的曝光,更能印证字节跳动牟利至上、流量至上的单一价值观。抖音作为一个坐拥上亿用户的新兴平台,不但没履行好为用户输出优质内容的责任,反而疏于监管,为劣质医疗产品、“黑心”医疗企业蒙眼放行,长此以往,恐怕将失去用户信任。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