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硅谷科技网资讯正文

金山云逆行IPO怎么打破中小云困境

发布时间:2020-05-13 16:55:04 作者:责任编辑NO。杜一帆0322

  来源:微信公众号 每日财报

  作者 | 刘雨辰

  继金山软件、小米、金山办公后,近日,雷军旗下金山云正式登陆纳斯达克瑞幸咖啡被揭露财务造假之后,中概股集体受到质疑,在这样的背景下金山云闯关纽交所,可谓逆行者。

  金山云IPO发行价定于每股17美元,发行数量为3000万股,占金山云已发行股本(经金山云发售扩大)的约13.9%。金山云开盘价20.37美元,较发行价增长约20%。

  中概股当下面临的危机只是金山云需要应对的挑战之一,从其自身业务而言,身处竞争激烈的云赛道,高投入、巨头挤压等因素,更在深切影响的其业绩表现和未来空间。

  成本不断抬高,营收增长与亏损增长并行

  据《每日财报》了解,金山云成立于2012年,公司构建了涵盖公有云、企业云和AIoT云服务的云平台,这中间还包括云基础设施、尖端的云产品和行业解决方案。

  根据Frost & Sullivan的数据,就2019年技术设施即服务(IaaS)和平台即服务(PaaS)公共云服务的收入而言,金山云的市场占有率为5.4%。目前,金山云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扬州、天津等国内城市,以及俄罗斯、新加坡、美国等国际区域设有绿色节能数据中心及运营机构。

  根据金山云的招股书信息, 2017-2019年金山云的营收分别为12.36亿元、22.18亿元、39.56亿元,三年实现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9%。但匪夷所思的是净亏损呈现逐步扩大的趋势,报告期内的净亏损分别为7.14亿元、10.06亿元、11.11亿元,营收增长与亏损增长并行。

  金山云成立至今累计亏损达到49.021亿元,属于典型的烧钱模式。金山云之所以长期亏损,主要在于成本费用的不断抬高,金山云的主要成本包括研发费用和IDC成本、研发费用分别为3.99亿元、4.40亿元和5.595亿元,IDC费用(包括带宽和机架)分别为10.33亿元、18.905亿元和28.566亿元,二者合计与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19.1%、105%和86%。

  IDC运营成本中最重要的包含机房电费、带宽成本、折旧费用、机房建设摊销、机房租金、物料消耗和人力成本等,其中机房电费大约能占到总成本的一半左右。所以许多数据中心都建设在贵州、新疆等电力成本低的地区。

  虽然金山云在2019年毛利率由负转正为0.2%,营收首次可以覆盖收入成本。但各项“硬成本”的大幅降低也很难,另外还要考虑未来金山云对IDC的建设是否还会大规模投入。

  公有云服务占营收大头,前三大客户占比超50%

  将营收展开来看,公有云和企业云是金山云的两大支柱。2017-2019年,金山云的公有云服务收入分别为12.02亿元、22.1亿元、34.59亿元,占总收入比例为97.3%、95.1%和87.4%。

  招股书显示,公有云服务收入上升,主要由于高级客户对产品和解决方案的需求增加,客单价涨至1920万元。此外,金山云在现有垂直市场中进一步渗透,并向更多垂直市场扩展,公有云服务高级客户数量从2018年的139个增加到2019年的175个,也为增长做出贡献。

  企业云服务收入报告期内分别为1527万元、9436万元和4.86亿元,占总收入1.2%、4.3%和12.3%,呈逐年上升趋势。企业云服务为第二大收入来源,在2019年的营收增长中贡献比例为22.55%,其聚焦金融、公共服务、医疗保健等领域,目前处于成长期,占比较小但增速较快。

  像许多B端企业一样,金山云营收主要来自少数高级客户。金山云的客户也呈现出高度集中的问题,2017年-2019年,公司来自高级客户的总收入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约93.7%,95.3%和97.4%。同期来自前三大客户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比重为56%、60%、57%。

  另外,三大客户的收入分别占其2017年总收入的27%(小米),19%和10%; 小米占2018年总收入的25%,24%和11%; 分别占2019年总收入的31%,14%(小米)和12%。

  其中小米、金山集团、猎豹集团作为金山云的关联方,报告期内三大关联方合计占金山云总营收达32%、28.4%和19.36%。

  客户结构高度集中容易导致公司患上“大客户依赖症”,对于公司经营的独立性及议价权都会产生一定影响。

  市场向头部集中,行业分水岭初现

  与传统的内部部署IT模式相比,云为企业提供了多种优势,最重要的包含减少相关成本、灵活性、可扩展性和可靠性以及技术创新。由于这些优势,全球IT支出出现了结构性转变,从传统的内部部署IT模式转变为基于云的模式。

  目前中国公有云市场,阿里云以超过40%的市场占有率稳居首位,腾讯云次之;在不同机构发布的统计报告中,金山云与亚马逊AWS、华为云、天翼云、百度云同属第三梯队。IDC多个方面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金山云IaaS市场占有率为4.4%、6.1%、6.3%、5%,金山云所在的云服务市场之间的竞争激烈。

  虽然云服务市场需求持续增长,行业规模也在逐步扩大,但诸如阿里云、腾讯云等早期布局云服务行业的企业,已共同占据大部分市场占有率。

  总体而言,云服务市场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巨头手中,亚马逊、微软谷歌和阿里云占据着全球 60%云服务市场份额,2018年全球四强占据55.2%。亚马逊 AWS 继续领跑云服务市场,但面临的竞争不小,2019年其营收增速为36%,低于市场平均值37.6%,而微软、谷歌和阿里云同比增长都在60%以上。

  今年3月12日,美团云发布公告称,因业务调整,将于2020年5月31日起,停止对用户的服务与支持,并回收资源。而在一个多月前,苏宁云商城也发布公告称,将于2020年4月30日正式停止运营,原有云商城服务并入更加聚焦业务支持的星河云。

  2020年已成为中国云计算市场的分水岭,一方面云计算行业迎来了Ucloud、青云、金山云等一波上市新贵,一方面美团、苏宁等宣布停止运营云服务,马太效应愈加明显。

  在巨头阴影下,面对“中小云”窘境,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需求仍给了“中小云”一定的生存空间,为了求存,中小云们可以试图通过中立性、服务能力、研发能力赢得认可,并集中发力细分市场。

  如优刻得选择出海与进军传统行业,青云发力金融领域,把优势建立在自主研发核心技术和稳定安全的全栈云产品。

  金山云招股书提到,其已经在视频、游戏等垂直领域建立优势,未来的增长策略是:进一步提升现有产品和解决方案的质量和效率,来获取和保留新客户。但在竞争加剧、洗牌加速的大趋势下,中小云厂商们的未来依旧道阻且长。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