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硅谷科技网资讯正文

网红姓名遭恶意“抢注” 起底背后灰色产业链

发布日期:2019-08-10 作者:责任编辑NO。石雅莉0321
(视频截图)

  作者:王小贝

  “我用了22年的名字,现在告诉我不能用了?”8月3日,在B站拥有450多万粉丝的网红up主敬汉卿发布视频称,自己的名字“敬汉卿”被一家企业抢注为商标,该企业要求他停止使用该名称,否则将联系各平台进行封号处理。“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是我的真名。”敬汉卿在视频中称已决定进行维权,目前该视频在b站的点击播放量已超过1500万次。

  随后,B站发布官方声明称,将为商标遭恶意抢注的创作人提供法律帮助。多位从事商标代理业务的工作人员则向《财经》新媒体透露,网红产业兴起后,不少企业瞄准了网红昵称,将其抢注为商标并倒卖,有的商标甚至卖出20万元高价。同时,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中,也不乏商标代理机构参与其中,谋取不当利益。

  “空壳”公司递交百余份商标注册申请

  多个网红名字遭恶意抢注

  敬汉卿称,8月2日,一家名为“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的企业向其发来一封商标侵权通知函及商标注册证,表示自己是“敬汉卿”注册商标持有人,该商标被核定使用于第41类娱乐节目、视频节目制作和下载等相关服务。商标注册证显示,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在今年2月28日成功注册“敬汉卿”这一商标,有效期至2029年2月27日。

  该企业强调,敬汉卿及其团队运营的多个名为“敬汉卿”的自媒体平台账号侵犯了企业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因此希望敬汉卿及时整改更名,否则近期将委托律师向各大自媒体平台发函,要求查封相关账号。

(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出示的侵权通知函及商标注册证)

  “网红是一个新产业,很多人和我一样商标意识不够健全,被讹了一大笔钱,或是被封号和改名。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是我的真名,不是艺名,而且我的名字属于稀缺名字,可能全国只有我一个人叫敬汉卿,我的姓名什么时候成了商品?还要求我改名?”敬汉卿还透露,与该企业沟通时才得知,“敬汉卿”这一商标早已被买卖多次。“之前没有up主站出来跟他们硬刚,希望我是最后一个维护自己名字权利的up主。”

  上述视频旋即引发网络热议,众多网友在支持敬汉卿维权的同时,也纷纷将矛头对准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质疑其恶意抢注商标。

  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天眼查资料显示,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成立于2017年8月,主营业务为电子产品批发兼零售,注册资本仅为20元。但已提交了高达103份商标注册申请,其中“敬汉卿”、“农人丫头”等知名视频博主的名称已被成功注册为商标,“农村四哥”的商标正在申请中,“搞笑辣条哥”的商标申请则被驳回,以上商标的代理机构均为光华知识产权有限公司。

(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注册信息)
(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提交的部分商标注册申请)

  此外,B站用户“脑洞怪兽_哈瑞友”在8月4日对该企业进行了实地探访,发现其注册地址实则空无一人,更不见任何公司标志。

(视频截图)

  但问题的关键是,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的以上商标注册行为,是否为恶意抢注?公开资料显示,敬汉卿2014年在B站上传第一支视频, 2016年账号“敬汉卿”在全网粉丝量累计超过100万。反观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它在2018年5月提出“敬汉卿”商标的注册申请,并将其注册类别选为第41类“教育娱乐”。

  “这与企业自身的经营范围并不一致,再加上极低的注册资金、数量繁多的商标申请记录,我们有理由怀疑它是一家空壳公司。从法律上来看,这是比较典型的攀附行为,即企业用名人的姓名、笔名或艺名来恶意抢注商标,并进行买卖销售,借助名人效应来获取利益。”吉林良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淼向《财经》新媒体指出,这不仅损害了知名人士的特定利益,也破坏了商标注册的秩序。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律师麻策在接受《财经》新媒体采访时也认为,《商标法》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其中便包括了姓名权。“敬汉卿作为知名up主,其真实姓名被注册成为商标,且‘敬汉卿’本身并非常见姓名,极易使公众认为该商标和敬汉卿本人有特定联系,因此该企业抢注商标的行为可以被认定为损害了敬汉卿的姓名权利。”

  《财经》新媒体试图通过电话及邮件联系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及光华知识产权有限公司,但截至发稿未能得到回应。

  当前,面临商标被抢注风险的网络红人并非只有敬汉卿。8月6日,知名视频博主“戏精牡丹”向《财经》新媒体表示,自己在注册商标时,意外发现已有多家企业提交了“戏精牡丹”商标的注册申请,“但因为与已注册的‘戏牡丹’商标名称太过相似,加上‘戏精’这个词似乎本身就无法注册,所以恶意抢注的公司也没申请下来。”

  另一知名美妆博主“机制的党妹”所签约的上海凝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向《财经》新媒体透露,在敬汉卿发起维权后,经粉丝提醒才发现深圳鱼和熊掌科技有限公司正在申请注册“党妹”及“机智的党妹”商标。“我们和这家公司没有任何业务往来,不清楚他们申请注册这两个商标是出于怎样的目的。”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因为公司收入较少,也没有发展电商业务的计划,便疏忽了商标注册事宜。

  麻策建议,网红群体知悉自身昵称已被恶意抢注时,可及时向商标委提出异议,申请商标无效。除了真实姓名外,网红群体的笔名、艺名、译名等特定名称只要具有一定知名度,与该网红建立了稳定的对应关系,相关公众以其指代该网红的,法院一般也会予以支持并加以保护。

  起底商标抢注灰色产业链

  有网红商标以20万高价被倒卖

  随着敬汉卿事件的发酵,针对网红群体的商标抢注及倒卖现象引发更多关注。刘淼对《财经》新媒体表示,不少网红的商标意识淡薄,面对恶意抢注者的威胁勒索,为了保护自己的账号不被封,多数都选择支付高额转让费,尽快“赎回”商标。“恶意抢注商标的灰色产业链存在已久,但这次敬汉卿的发声让更多人留意到这一现象。”

  那么抢注及倒卖网红商标的获利空间有多大?一位商标注册代理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财经》新媒体,随着网红的影响力越来越强,与网红名称相同的商标也成为稀缺资源,一旦被恶意抢注成功,持有者便坐地起价,在倒卖中获利颇丰。“不少公司专门做这个,我知道有家抢到了一个网红标,卖了20万。我们帮你注册一个才收1000多。”

  在被问到是否有网红商标可出售时,该工作人员向《财经》新媒体表示“现在没有资源”。“戏精牡丹、敬汉卿这些比较火的网红名字都在被抢注,商标局也会加强审核,就算注册成功了,后面也可能被网红维权,风险太大。”该工作人员进一步解释道,为降低风险,推荐购买与网红名称相似的英文商标,例如“ikun”便可吸引流量明星蔡徐坤的粉丝,该款商标目前报价4.5万元。

  除了众多以恶意抢注网红商标为生的企业,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中,商标代理机构也扮演着重要角色。2003年,我国正式取消商标代理机构行政审批,此后代理机构数量迅速增长,质量亦良莠不齐。今年5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文称,部分代理商协助或直接从事恶意申请、囤积注册商标业务,有的代理机构甚至设立关联公司,在与业务无关的领域大量申请商标、倒卖牟利,社会影响恶劣。

  一位浙江金牌商标代理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向《财经》新媒体记者透露,自己的公司与多个商标的持有者“大桔大利有限公司”是长期合作伙伴。天眼查显示,大桔大利有限公司是一家注册于香港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自2018年7月9日成立以来,共提交了380个商标申请,涉及医药、服装鞋帽、餐饮住宿、食品、家具、科学仪器等多个注册种类。

(大桔大利有限公司提交的部分商标注册申请)

  “的确有部分商标代理机构与企业携手,恶意抢注、囤积网红商标,此前由于监管和处罚力度不够,这种共生现象屡禁不止。”麻策表示。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11月1日,最新修订的《商标法》将正式实施。国家知识产权局指出,本次修订对恶意注册商标的行为加强了监管及惩罚力度。例如,将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赔偿数额计算倍数由一倍以上三倍以下提高到一倍以上五倍以下,并将商标侵权法定赔偿数额上限从3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

  同时,商标代理机构也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新版《商标法》规定,若代理机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委托人存在恶意注册行为,不得接受其委托,一经发现将依法追究责任,情节严重的停止受理商标代理业务。

  “在囤积注册行为的规制方面,法律中仅有原则性规定,缺乏直接的、明确的、可操作性的条款,导致实际操作中打击力度不够。本次修改是从源头上制止恶意申请注册行为,使商标申请注册回归以使用为目的的制度本源。”国家知识产权局表示。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